本站公告
·各位会员,汕头市青年美术家协会网站于2010年9月1日正式开站,欢迎各位会员踊跃投稿。 ·《 2010 汕头青年美术大展 》展览时间改为2010年11月27日在汕头市林百欣图书馆展出。
 
进出边界的自由
2010/8/26 17:42:26 | 浏览:2564

:水彩画在中国当代艺术中,是一个很少谈论的话题。我这样说,并不是因为没有水彩画展,而是说大多数水彩画作品沉醉于唯美的愉悦之中,以至水彩画展(即使是大展)也总是给人以世外桃源的感觉,和我们生活其中的时代似乎没什么关系。一个画种,如果它只能在小情小调中浅酌低唱,恐怕它已踏上了渐走渐远的归程。个中原因,恐怕是所谓水彩画,其画种界线划得太封闭。其实,水彩,材料而已,尽可以和其他绘画材料一起使用。其独特的表现力,也许在对比之中更为鲜明。我看你的作品之有新意,原因之一就是不拘一格使用材料。

      王绍基:我在水彩创作中,除了运用水彩媒体外,还引进了新的媒材,诸如自动喷漆、纸巾等一些工业产品,为的是要在我的水彩作品中,从材料上直接留下工业痕迹。在我的感觉中,这种工业产品的痕迹,使作品带有一种工业社会的信息,更能表达我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都市社会中的人的生活体验。我觉得水彩媒材是一种开放的媒材,水和颜料在纸上具有的十分灵活的随机性和丰富的肌理效果,使水彩的表达和新语言的生成具有极大的可以性及可塑性。在创作过程中随着作者的意图加入新的媒介,使它们在水彩颜料中发生种种的诸如互相渗透、融合、衬托、对比或相互排斥、对抗等关系,已成为我的水彩表现的基础语言。可以说,在作品中,我给予了材料和语言符号以极大的关注,带有明显的实验性,无疑使水彩的表现力更丰富起来,至于表达什么和怎样表达的问题,我的经验告知我:个人的经历、感受和情感,决定作品的内容。

      王林:材料的丰富固然重要,但艺术不能止于对材料的审美组织。作为一个画家,你是否关心当代文化问题呢?

      王绍基:作为一个生活在这物欲横流的都市中的人,我最关注的是人在工业、科技高速发展的社会中的生存状态,以及水彩绘画艺术和艺术家是如何与这个时代发生关系。当今社会工业的高度发达和科技飞速发展,为人类当下的生存和未来前景所带来的是否全是好的是令人怀疑的。物质的不断快速涌现带出畸形的消费现象,直接影响并改变了社会各阶层的人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往被视为天经地义的道德、伦理以及审美的态度等,一下子都成了问题。社会个体间的差异造成社会生活中以及人们在物质与精神上的形形色色的矛盾和冲突,在这种生存处境中,人感到了某种不适与无能为力。显然,人们在享受和依赖科技成果的同时,也正在愈睐愈多地丧失人的自然性与自由,人们惊诧与发现:人是被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压迫着的。人类正面临这种由人类造成的危害和灾难的威胁,事实是,人类的物质与精神正不可避免的在我们眼前不断的发生着碰撞、冲突。这似乎是我们当今文明的一大特征。这,就是我面临的生存现实。我最想做的是,怎样更好的去运用艺术语言表达我个人的情感经验,探求借助以水彩这种方式来表达我的经验,并力图通过水彩的方式表达我的态度,在这里所表现出来的是对现代物质现象的再度审视,以及对现代文明的重构及关注。应该说我在艺术中表达了我对人的终极关怀和追问。正因如此,我无法沉浸在以往传统水彩作品的抒情性或虚假的“笔情墨趣”中。我觉得水彩作为一种语言工具,若用得好,它也能克服以往惯常用语的限定和表达新思维的障碍,通过独特的表述方式与外界取得沟通。因此,具有它语言本身的不可替代性。

      王林:我注意到你的作品,总是用一些具体材料(如纸巾、人造丝)和一些特殊手段(如拓印、做肌理),来改变水彩流漓、浸润的轻松感,给画面增加一种沉重,不像一般的水彩画,把实体变得轻盈,而是把抽象的线形实体化,其中出现一些符号性的东西,如木桩、石块、网格,使你的作品构置出超现实的景观,或者说,有一种空间图景的象征性。

      王绍基:我在作品中采用了一些比较抽象的符号形体,是我有意地对这个社会的组织化、工业化机械化的影射,我考虑到水彩原有的传统的图式、符号过分具体化,不能准确道出我内心的感觉,这是因传统的语言技巧早已同特定的表现对象和方式形成了对应关系,而在面对新的内容和新的表达时显得格格不入,不能满足我的表达需要,而探索新的有别于传统的水彩语言,使我能够直接面对我所针对的问题,同时它亦是一种崭新的表达方式,更能满足我的创作感。我看重画面的结构,在构成的处理和符号的作用上,我注意到了同它的历史与现实的关系。我的语言符号来源有几个方面:一是通过传统的技巧、水韵水迹中演变而来;一是源于当下的一些工业造型和影视形象演变得来;另外是通过对画面肌理的掌握和应用;再者,也受创作情绪的影响等。另外,我私下认为,现代音乐也为我的创作实验带来了激情和鼓励。我之所以选择实验性水彩作为我的表达方式,是因为创作中的激情及体验深深的吸引着我。

      王林:在你的画面中,水彩这种水性颜料和油漆这种油性颜料有明显的对抗性,如何把这种对抗和你所采用的形式范畴(如实体和虚空、冷色和暖色、符号象征与抽象线形)达成不可替代的画面结构,我想这是最重要的。当然,选择的多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王绍基:我想说的是,既然这是一个艺术多元发展的时代,那么自由选择就是一种权利。在我看来,水彩艺术作为一种表达方式,并未穷尽它的表现力。它由以往自闭与自恋所导致的在当下表达时的窘态与尴尬,这或许正是我致力于语言转型的切入点。

      王林:我想,你提出的任务不是去穷尽水彩艺术自身的表现力,而是去开拓水彩在其它材料的诱导下所蕴含的可能性。选择的自由实际上是一种进出边界的权利。

 

 
返回
发表评论
 留言人姓名    联系电话 
验证码
刷新
访客
fulyyxbvx
  
[2012/3/27 21:02:14]
za5GZq , [url=http://utkcppqbckoh.com/]utkcppqbckoh[/url], [link=http://odqsxppytrvq.com/]odqsxppytrvq[/link], http://evbmwknfbtsq.com/
访客
jpolzb
  
[2012/3/26 23:22:36]
NCG3EF <a href="http://xhmchctyxogn.com/">xhmchctyxogn</a>
访客
lnygqahr
  
[2012/3/26 17:19:41]
Gupr6D , [url=http://pgutzbbdeuxz.com/]pgutzbbdeuxz[/url], [link=http://ppfssgkvzsja.com/]ppfssgkvzsja[/link], http://aocymoiyvdud.com/
共5条评论   加载更多的评论..
关于美协 | 组织机构 | 出版物 | 艺术委员会 | 大事记 | 美术资讯 | 美术展览 | 美术交流 | 美术研究 | 美术评论
版权所有:2010 汕头青年美术协会(stqnm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