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各位会员,汕头市青年美术家协会网站于2010年9月1日正式开站,欢迎各位会员踊跃投稿。 ·《 2010 汕头青年美术大展 》展览时间改为2010年11月27日在汕头市林百欣图书馆展出。
 
真诚与暧昧
来源:王 绍 基 |  2010/8/26 17:38:34 | 浏览:1339

    近两年来,杨培江用水彩媒材,创作了一批女人体作品。从整体上来看,这批作品所反映的精神内涵和作者的精神取向非常暧昧,但作品的精神切入点和表达方式却非常大胆与直接,赤裸裸地切入到一个十分清晰的话题——性状态,并且整批作品,在表现上都十分注重对这个状态作直白的展现,真实并且严肃,是一种十分坦诚的表达方式。

    在这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国度里,他的话语事实上已经涉及到千百年来传统中国人极为敏感的话题.在人的心灵深处,最隐秘的、最不愿公开的心理可以说是性欲望状态了,因而这也增强了性的神秘和对人的好奇心勾起的吸引力。而在我们这个思想意识一直比较保守和封建的国度里,艺术家选择这些话题本身就有着某种冒险性。

杨培江的人体作品多用单纯的色调,主体人物的形体色彩与背景色彩通常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勾勒人物形象的线条与形体的着色不存在明显相互的真实关系,画面简单明朗,随意轻松,线条的状态显现出作者在表达时,悸动的情绪隐含于快速的用笔和勾线,激情洋溢,感觉专注集中,以至于整个画面的构图,不太讲究其完整性、人体结构的整体感及和谐的比例关系。许多在画面上富于装饰的线条只是画家的激情与冲动在画面上被物态化的延续而已,但它的出现却增加了画面的情感氛围,杨培江对女人的姿态的塑造和构置,与以往我们看到的一般的女人作品——有和谐人体比例、柔润肌肤质感和色彩美感,给人以清新单纯的视觉感受,体现被物态化为优美的、被动的审美对象不同。作品相对而言,显得杨培江对女人的关注与众不同——似乎看到了性的社会意义于他作品上的闪现。而作品所描绘的女人往往显示出一种主动的诱惑,反而让观众处于被动的思辨状态。画中的年轻女子没有羞涩,没有忧虑,无所畏惧,自由懒散,或陶醉于虚幻的抚触,或略带无奈的倦意,或暗藏伤感的等待,或饱受诱惑与煎熬,在无聊的等待或渴望中,身体的姿态往往处于对男人显现着有意无意的诱惑,这种人物的造型往往加强了观众对画面感受的现场感。在这些女人的身上,虽然不闪现着野性的光辉,但却极富挑逗意味,使人观看时仿佛置身其中,感受诱惑与挑逗,是作者传递给观众的感觉,让画面透出激起强烈影响观众的情绪,延伸到画面之外的地方,但究竟何处才是这种被激起的情绪的归宿呢?这正是杨培江的水彩作品留下的问题!

    在作品中,对人物神态的描绘,杨培江显得手法娴熟,轻车熟路。倒是有几张类似于描绘女性自慰情景的作品,让我隐约感到杨培江在表达时,似乎又意识到了另一种女性精神所隐约闪现的东西。我认为我们不能将作者对女性身体的姿势的构置与描绘,仅仅简单解释成为源自男人对女性的性审美需求而已,而更多的是,它更明确的让我们认识到女人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生命个体在这个世界上与男性一样,同样享有满足自身生理需求或性快感与性欲望的权利,而这就是杨培江的画面精神中人道的体现!从这一点来看杨培江对人的理解,特别是女性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被物态化的观赏或作为纯属审美的对象而已,她们是活脱脱的经历过生活体验的而且在她们的精神世界中充满矛盾的女人,她们情感饱满,在这个物质与欲望快速膨胀的当代社会中,在灵魂与躯体试图达到舒展与和谐瞬间片刻的姿态中,成了杨培江捕捉的对象。正如杨培江所说的:“一种以个体经验为基础的、局部的、瞬间情绪的不连贯”,杨培江的这种情绪显示出一种无序的复杂的个体体验,并试图寻求通过他的水彩艺术创作行为,达到个人的精神心理与社会现实的平衡。

    如果说,杨培江前面通过女人对性的美进行展现是诗化的、充分的,那么后来,他在画面上又对性的病态(或怪态)试图用另一种实验性手法加以描绘,在利用宣纸拼贴的女人体上,用赤、黑色及炭精粉调水泼洒在画上,略加渲染,水迹和色韵在画面上流淌,相互渗透,机理自然。除了显示材料与作画对象之间的相互对应的趣味性,增强画面的可读性之外,还将引人入思。使看起来象干涸的血迹,仿佛带有腥味,让人对性的丑恶和肮脏甚至与暴力或变态产生不自觉的联想,不悦的厌恶感油燃而生。这也许就是作者在创作中有某种传统的道德和伦理价值观在头脑中瞬间闪过的迹象所致。但事实上,这种闪现模棱两可,甚至是不负责任的,它不体现任何明确的价值判断于画面,只是一种情感与意识遭遇之后的思维,出现在纸上的并置式连接,最终还是消失于作者这种只作状态反映,不作价值取向的表述,因而画面更加显得暧昧。应该说,这种态度本身便是其个人的真实状态。在画面中,我们无法判断这是作者在向反叛传统和禁忌发出的暗示,或是迷失于生命本能冲动的沉溺者;也看不清到底是对这种当代赤裸裸的“醉生梦死”的现象表现出本能的反感,还是对这个社会进一步开放和对个性的张扬而表现出的态度!

也许,杨培江无意于与人交换心态,但他的作品却在向人提出一个问题:当我们经过禁欲的时代之后,难道就要一下子膨胀为纵欲而崇尚肉欲吗?

到底,在这个社会上,有多少人苦苦地挣扎于责任与激情、道德与诱惑之间?

或许,杨培江并不想有答案,但作为画家,他仅仅是个想以艺术方式提出问题的人而已。而正是这个提问使他的水彩具有一种对话机制,是一种现代品格的特征,而在美术进入审美价值取向多元化并存的当代场景,艺术现象往往带有文化针对性而体现作品的艺术价值。

他通过作品提醒了你身处何时何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在西方人经过两次性革命的洗礼后,现在又流行起网络恋情的时代,性与爱是什么?又以何种方式存在于人之中?这个问题也许困扰着象杨培江这样生长于六十年代的,甚至更多的人。既然这是一个许多问题都未有答案的当代社会,生活于这个现实社会中的人都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并且都在问题中过着各种各样的日子。那么,问题或许便成了这个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

而杨培江的这批人体作品,不但明显带有此特征,看起来还像是其作为记录对时代生活的感情日记,在对个人内心体验与精神冲突的困惑,作真实而痛快、坦白而深刻、感性且直白的抒写。尤其是对人性的欲望与本能冲动的表达更显生动贴切。这些感受的来源与他成长的时代及他在那个时代所受的教育形成的传统的人生观、道德伦理价值观甚至思维习惯等无不关系,与当下后现代社会处境的遭遇产生的各种精神观念上的冲突变化密不可分。可以说杨培江以艺术的表达方式,表达他那个时代的人,在当代社会中所遭遇的普遍的精神困惑,是一种时代精神迷失于另一个时代的精神现象。这正是个人对于个体生命的庄严的、深刻体验,事实上,也正是这种体验使个人的生命变得厚重而有份量!

因而,我们正可以借助杨培江的水彩作品这种坦诚与暧昧的表达方式,提供的一个旁观的审美位置,离开切身的利害关系,由其水彩作品的现象去体验那一代人在现实社会的生存状态,以及精神状态,思考我们看到的进步的文明存在于现实社会中每个人的不同反映,反思我们所看到的某些物质和文化现象,来判断这是否就是我们所期待的社会变革和进步。既而为那种被作品引动之后的精神情绪寻找一种安定的文化归宿。

应该说,这也正是杨培江这批新作品的当代品质的体现。它的价值在于观众通过对作品所表达的精神内涵的思索,让我们关注那些走过那个不善于表达情爱和浪漫的时代的人,复杂无序的矛盾心态渴望着通过艺术和审美行为,将个人的生命际遇及生活中的精神体验纳入到社会历史文化的归属中去,使漫漫的人生经历最终在对人性的认识与理解中上升到哲学化,让人的精神现象还原为具体可读的画面图像,在已经丧失了英雄主义的时代,成为一种当代人在现实中面临某种生活困惑时抚慰人们心灵的精神力量。

但真正的问题是,如何在物种与科技快速更替的时代,把握住我们的生活节奏,而面对悄悄老去的生命;如何在这个注重表面,流行时尚淹没一切,甚至连显示个人隐私也可以成为时尚的世界里,听从我们的内心需要,滋养人的性灵?

杨培江的表达方式让我们看到了传统文化价值在当代人身上沉积的时间痕迹,看到水彩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和语言工具,在切入当代文化语境时表达上的可能性,同时体现一种个性化的文化力量。水彩艺术的独特品质又一次展现了它的魅力和潜在的当代品格。

 
返回
发表评论
 留言人姓名    联系电话 
验证码
刷新
共0条评论
关于美协 | 组织机构 | 出版物 | 艺术委员会 | 大事记 | 美术资讯 | 美术展览 | 美术交流 | 美术研究 | 美术评论
版权所有:2010 汕头青年美术协会(stqnm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