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各位会员,汕头市青年美术家协会网站于2010年9月1日正式开站,欢迎各位会员踊跃投稿。 ·《 2010 汕头青年美术大展 》展览时间改为2010年11月27日在汕头市林百欣图书馆展出。
 
朱其:批评家和暴发户谁能救当代艺术?
2010/8/31 14:39:57 | 浏览:2454

近期艺术网站总有两类文章,一是不断指责批评家没有为当代艺术承担责任,好像当代艺术搞不好全是批评家的责任;二是不断在怀念一位被政府协查收藏家张锐,好像他简直是中国当代艺术伟大复兴的蔡元培。

我被人称作
艺术批评家也有十五年了,在1994年底,我的一篇讨论装置艺术的文章装置的有效性发表在《江苏画刊》,这也算是国内当时少数几篇早期探讨装置艺术的文章。一个朋友当时说,你要火了,很多美院教授要在《江苏画刊》发文章也很难。那几年我乃是一介文学青年,写文章只为给几个上海搞前卫装置的朋友看,发行量只是复印十几份而已。

四川批评家王林1994年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做当代艺术文献展,几个上海青年在华山美校做了一个地下室装置展,我此篇成名的处女作被他们作为新闻统发稿用,不料被《江苏画刊》编辑顾丞峰拿去重用,直到文章发表后,我还不知道《江苏画刊》的地位原来相当于文学界的《钟山》
杂志。后来过了几个月跑到江苏的常州、南京去看前卫艺术展,我开始被人叫做批评家,那边的朋友介绍我都是说他就是前一阵在《江苏画刊》发表某某篇文章的人。

那可能是一个国内精英
文化最后的一个黄金时期,回忆起来像另一个年代的事情。现在大家用羡慕的口吻谈及某某艺术界的人,都是说他的作品被谁买单了,或者他最近搞到一笔投资了。当年《江苏画刊》的编辑出来参加艺术活动,各路人马都会想尽办法接近他们,现在这种盛况的主角则是换成暴发户收藏家了。没有多少人再会为被一个著名先锋杂志的编辑的认可而诚惶诚恐了,而当一个暴发户东窗事发不能再买东西付账了,众人却要惶恐不安。

最直接的一个例子,就是最近几个月与中国移动通信高层腐败案有业务往来的收藏家张锐被带走协查,张因为被协查从当代艺术圈失踪至今。于是艺术网站专门为此发消息,各种被张锐买过作品的
艺术家听到一丝消息就立马写博客,一会儿欣慰至极的听说张老板终于出来了,一会儿又出来道歉,又听说是谣传,乃是自己思念收藏家心切。某著名报纸的副刊版也根据各种谣传小道消息,分析张锐到底能不能归来?总之,这类像孟姜女千里寻夫望眼欲穿式的文字,看得我又糊涂又感肉麻,如果我是个不认识张锐的白领,光凭文字语气,我一定以为是哪个为民请命的知识分子或者大亨李嘉诚被关进去似的。

我对张锐本人还是有好感的。比起艺术圈许多恶心的暴发户,张锐还是学哲学出身的文化人。在市场泡沫时期,他也敢于批评中国当代艺术的没出息就像足球。他后期也试图带头进行市场规范建设,即使可以直接找艺术家,也还是通过
画廊买作品。张锐的收藏有成功的,也有不成功的,这促使他后来学习和思考当代艺术的深入程度,甚至超过了很多被他收藏作

 
返回
发表评论
 留言人姓名    联系电话 
验证码
刷新
共0条评论
关于美协 | 组织机构 | 出版物 | 艺术委员会 | 大事记 | 美术资讯 | 美术展览 | 美术交流 | 美术研究 | 美术评论
版权所有:2010 汕头青年美术协会(stqnm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