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各位会员,汕头市青年美术家协会网站于2010年9月1日正式开站,欢迎各位会员踊跃投稿。 ·《 2010 汕头青年美术大展 》展览时间改为2010年11月27日在汕头市林百欣图书馆展出。
 
超越情欲
来源:王绍基 |  2010/8/26 17:34:39 | 浏览:1679

水彩的历史让许多人认为它是一个小画种,很多艺术家在创作的时候会觉得它有很多因素限制了画家的表达,就画面效果看,好象它根本承载不了画家的思想情感和艺术观念等,因而水彩在艺术界之中是个弱势群体,即使在每届全国美展中也有一个专项的水彩水粉展,但那也是不被普遍学术眼光关注的对象,尤其是在水彩创作的理论研究方面,总是摆脱不了对技法的片面纠缠,而丧失了对艺术创作本质的讨论,使水彩创作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段里停滞不前,因此,水彩的这种自闭与自恋所导致的在当下参与现实表达时的窘态是十分尴尬的。

王越的水彩作品试图打破传统水彩的审美方式和审美趣味,超越了轻快明亮的色彩表现对象的颜料效果,尽量让水彩媒材的材料感充分体现出来,在他表现的过程中,他借助异物(如带状物或塑料袋等)加以运用和涂印,强调媒材的偶然效果和作品的偶发因素,让水色的本质真情流露,让观众对媒介的质感有充分的认识和体验,进一步体现材料的独特价值和材料属性的审美意义。他坚持不在画面上附加或粘贴其他物质,是为了更好的把握水彩媒材的单纯的平面视觉向度,使其更具张力。这也是其作品为我看重的原因之一。

创作中运用综合材料混合颜料和水,拓印制造出由肌理构成的人体形象。这使王越的水彩作品创作过程,在本质上颇具后现代意味。也是作者通过其创作体现出来的开放的当代观念,是对用笔传统技巧的经典的一种挑战,本质上带有对水彩传统的质疑!

女性形体是王越的作品经常表现的对象。

人体常隐于水迹斑驳,光色流璃之中,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女人的形态依稀可辩,或单身,或成对成双,有时甚至成群,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物的姿态几乎不同寻常,体形暗示着情欲意味,虽然人物的表情和细节被作者有意减化或概括忽略。但刻意对女人体的性器官进行模糊的表现是王越作品一个重要的特征,是让其艺术形象抽象地融入水彩颜料特有的肌理效果变得更具符号感的更重要原因,这强调了性差异的内涵,也许这加强了人性压抑的意味,反衬了在失去信仰的年代中,对情欲的失望和理想的向往,是王越想透过作品表达对当代文明的疑虑与迷茫。也许这是人类一个具有普遍性的永恒主题。

我要强调的是,王越在作品中借助水色相互渗透的自然肌理效果,有意弱化画中女人的具体面容及细节的做法,是对画中女性形象进行抽象的符号化处理。而这正是他借此与观众达成沟通的桥梁所在。因此,画面与他人沟通的可能性大大的增强。

在王越的这批作品中,我较喜欢其先前创作的几张作品,画面中充满了作者丰富的个人信息,它们传递了作者个人的复杂情绪和心理体验的感觉,画面中透出了压抑的苦涩与冲动,似乎自身陷于情欲的困惑中对本能的艰难挣扎,是对自身情感重负的苦苦对抗,是一种在信念与行为之间获得的超越了自我的外部力量,得到了平衡的支点。这其中投射的,是现实与生活的经历在成为其艺术创作时,提供的一切创作源泉与灵感。他有赖于在痛苦的煎熬中获得创作的冲动,同时,他又想摆脱刻意写实带来的诸多束缚与烦琐,并想巧妙地获得画面的趣味性。这有如痛并快乐着的矛盾情结一样复杂!当中的浪漫与激越正是作者迷恋并投入的原因。

我欣赏王越在半生不熟的状态中所创作的画作。

他在表现个人情绪(感受)时寻找相对合适的技法和象征性的符号时,那种焦虑与不知所措,在本能意识的驱动下的动作结果,被水性媒材凝固后的形痕效果,无疑增加了画面的生命气息和艺术的感染力,实质上是打开了一扇可以让观者窥视自己心灵的窗户,为他对女性人体形象的随意或刻意的肌理化、抽象化处理承载着自我的感觉,而寻找到表现手法和形式的和谐感,给人强烈的个人风格化和统一感。前期的这些作品可以看作是一个整体状态,很多幅作品表达的是一种类似的情绪状态,是一种对往事的追忆、怀念、纪念、或是一种向往和渴求的反向代替。是对时光不再的一种精神上的超越!也许我们可以从中感到他对曾经的生活经历成为其艺术创作的力量充满了信心!

王越的水彩创作,就象是一首痛苦的诗,带有悲剧感的色彩因素,是对这个宣嚣无序又高速运转的无情的当代生活的精神超越。

作为一个移民香港身份的画家,地域的跨越,使王越身上所特有的敏感,注意到了文化与艺术的深层差异为他带来表达的契机,同时,他能在更为开阔的视野中上升到艺术表达所应有高度上,去看待水彩的表达可能性,并加以实验创作,且在实验中找到了“玩”的乐趣,在表达主题与内容的统一性关系上,不断地调整创作的思路,使画面趋向和谐。这体现了王越对材料的敏感和驾驭的能力。

在这批作品的后来几幅中,王越创作的技法(对肌理的制作及人物形体的处理)已经日渐纯熟,如作品《演绎》、《疑》等,画面的构图与色彩的构成也相对明朗,色调明亮、形象具体、完整。充满构成感,走向优雅,趋向唯美。但我觉得,这反而会削弱其作品的精神内函,我认为这将会是王越艺术创作将面临的阶段性困惑。

我觉得在艺术创作过程中,当个人的表现风格、手法及画面形式日趋完善成熟并趋向制作的程式化时,画面对内在的精神传递将被无意忽视并自然的减弱,作者容易沉浸在呈现于单幅画面的技法与色彩及其构成的审美关系带来的愉悦!

 
返回
发表评论
 留言人姓名    联系电话 
验证码
刷新
共0条评论
关于美协 | 组织机构 | 出版物 | 艺术委员会 | 大事记 | 美术资讯 | 美术展览 | 美术交流 | 美术研究 | 美术评论
版权所有:2010 汕头青年美术协会(stqnmx.com)